步漆而语——湖北省首届高校漆艺作品展(二)

2018年09月13日 纺织技术 493 views

开幕时间:2018年9月15日  下午14:00

开幕地点: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一楼

漆艺教学研讨会:2018年9月15日   上午10:00---12:00

学术主持:许奋

学术指导: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

展览策划:未明  张杰  叶庆

皮相:当代漆艺的学院建构

中国的漆器历史悠久,是中国古代的伟大发明之一。丝绸、瓷器、纸张、漆器、玉,并列为中国文化的日用性物质载体。漆器是中国人日常起居,在室内移走、宴坐之际,有所寓目、有所感触之物。然而漆,究其实质,只是一种“皮相”,比纸更薄的一层物质,附在器物表面,不能脱离器物而独立。虽有孔子“绘事后素”的教导,老子“大象无形”的自然之道,高贵的中国古人为这一层“皮相”所花的代价,超过了“器用”的实际意义——漆下之物,称为“胎”,漆之贵,竟有“夺胎”之势,《盐铁论》云:“一文杯(漆木杯)得铜杯十”,汉朝人在木器的表面所花的功夫,近于购买“无”,与器物的使用价值不成比例。因此髹饰是奢华的标志,漆艺在圣贤素朴之教的基础上,追求与身、目互动的“深幽”之感和“皮色”的韵味,“令居之者忘老,寓之者忘归,游之者忘倦”(文震亨)。这是中国之道在上层、起居日用中运作的实际方式。

    1978年在河姆渡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了世界上最早的漆器,距今7000多年。商代漆器出现了彩绘,采用了雕刻、镶嵌等工艺。西周、春秋时期的漆器有仿青铜礼器的制作。战国时代,庄子曾为“漆园小吏”;战国、秦汉漆器制作的各环节都有专门的政府机构管理。 中国南方丰富的漆树资源和较高的地下水位,为楚地漆业的发达提供了有利条件。在文化史上,汉代文化是楚文化的延续、弘扬,汉代漆器达到鼎盛,依托的就是楚地的漆树资源和漆业传统。唐宋之后,漆器工艺得到了长足发展,出现了金银平脱、螺钿、雕漆等技术,造型日臻精美,工艺更加繁复,中国漆艺的影响远播海外,在日本、韩国乃至欧洲得到了传承,被视为中国古典工艺品的代表。

参展作品

姓名:肖媛媛

作品名称:《浮城》

尺寸:35×35×50cm,25×25×50cm,20×20×72cm,(一组3件)

材料:大漆、脱胎

姓名:王丽楠

作品名称:《巛》

尺寸:不规则 

材料:大漆、麻布、瓦灰

姓名:韦春芳

作品名称:《守夜》

尺寸:20cm×20cm×40cm×5

材料:大漆、脱胎

     漆与纸张相似,只是一层皮。纸张是纯媒介,不能独立欣赏,需要书写赋予内容。大漆不是纯媒介,它本身就是内容。作为器物的保护膜,漆具有耐酸、防潮、耐磨损等实用功能。大漆(自然漆)与化工漆比较,具有沉厚、晶莹、温润等审美感觉,从大漆到化工漆,是现代人对器物感觉的退化,作为消费文化的一环。与大漆有关的一整套髹饰工艺,具有不可替代的工艺美术价值。大漆家具的视、触觉感受,那份奢华和精致,其意义在最初即已溢出实用范畴,进入“亵玩”——漆的物性,被单独择出,通过身体去感受、包浆。因此大漆又像玉,具有身份、历史、文化品味等复杂的内涵。传统器物的这一层皮给人的综合感受,称为“皮相”。材质、造型,配色、图样等“绘画”的范畴之外,再加上描金、螺钿、雕漆等繁复的传统工艺,甚至刻意的素、丑,构成这个独特的皮相、皮色的审美体系。皮相甚至比中国画更靠近中国文化的核心,因为它“空”的本性,物自身呈现为“无”:皮相一方面既提示、凸显了物性,让器物焕发一种丰厚、恩惠的精神感觉,另一方面,它无疑又只是一层幻影,精致与空的感觉成正比例增加。奢华的脆弱、不实在,在漆艺、皮相的欣赏中,是公开的、不言而喻的。绘画媒介由于具有寄喻、感兴的内容,因而远离、遮蔽了空性,皮相却是空无的可触载体,视内容为多余,直接切入社会生活的历史性面貌,安慰和沧桑如影随形。

姓名:高幸

作品名称:《亼.迹》

尺寸:不规则 

材料:大漆、夏布、瓦灰

姓名:方来东

作品名称:《春华秋实系列之四》

尺寸:80×15×121cm,60×16×15cm

材料:大漆、麻布、瓦灰

     我们的大部分时间是生活在室内,移走于室内陈设中间,通过宴坐、承托、抚摸,皮相强化了我们对器物的感受,器物与身体进入交谈——它抗拒被“用”的单向性消费,力图成为我们的“在”。“亵玩”“把玩”是身体的亲密状态,这致命的恋物癖,以生以死——器物须有足够沉厚的品质,以承担、延续这分爱恋,而不是用完即弃,因此必须是大漆世界,必须成为皮相,而不是化工漆工业化制成品对体泽、体温的耗失。皮相艺术是忠诚的。用完即弃,是消费社会的恶德。理想的漆工艺品在使用过程中不仅没有消耗,反而增加美感,通过包浆,漆器保存了时间,好的漆器能够代代相传,越把玩,皮相越好。皮相寄托了中国人对时序递衍、年代轮回的感慨。一种大悲的情怀,在凝视、触抚皮色的过程中,在“物喜”之中,“物悲”油然而生。漆艺家甚至把包浆也纳入制作工艺的必要环节,在揩清、抛光阶段由于直接用手,我亲眼见有的漆艺家把指纹都磨平了。大漆的漆刷都是用头发做的,一把刷子往往用一辈子。让我联想到古代铸剑师以身相殉的故事。古代的寺庙铸一口大钟,入模浇铸之前,信徒列队围绕火焰,纷纷摘下随身佩戴的金银首饰投入铜汁中,据说只有这样造出来的大钟才“灵”,悠扬洪亮,否则容易产生裂纹,声音嘶哑。“精气”是一切重要的艺术所必须的,漆艺也不例外。如果说在绘画雕塑中,精气神作为艺术家人格修养的体现,是一个抽象的酝酿过程,在手工艺中,匠人直接付出某种身体的代价。这是漆艺的可贵之处。所谓“丝不如竹,竹不如肉”:手拨的弦乐不如吹奏的管乐,管乐不如歌唱。中国音乐以贴近身体的程度决定价值高低。西洋音乐则是“演奏”,与身体分离,一种外在的、技术的表演。这从绘画媒介中也体现出来,笔墨作为中国画的灵魂,需要“搦管”的复杂技能,通过书法的训练,让柔软、难掌握的毛笔成为手指的延伸,而自如地“气使”,产生笔墨价值;用油画笔则简单得多,因此西方艺术传统追求图像,对书写性的重视是在后印象派、特别是抽象表现主义之后。

姓名:刘雅

作品名称:《螭魅·罔两》系列

尺寸:120*80cm 、100*80cm、60*80cm、

34*24cm、50*50cm、40*50cm  

材料: 大漆、瓦灰、夏布、银/金箔、媒介物

姓名:王雪

作品名称:《乱·序》

尺寸:120cm*100cm x2   120cm*24cm x 2  

材料:大漆、银箔、蛋壳等天然材料

姓名:刘赛男

作品名称:《---大漆跨界日用品设计》

尺寸:30×28×10,40×32×15,38×32×7

         25×32×7,30×20×18,25×14×4

               25×14×14,25×14×9.5  单位(cm)

材料:大漆、牛皮

姓名:李倩

作品名称:《休息,休息一下吧~》

尺寸:150×150cm×7  

材料:大漆、瓦灰、竹篾

姓名:刘建

作品名称:《悠淼》

尺寸:82cm×85cm×28cm、

           90cm×60cm×19cm、

       58cm×80cm×20cm

材料:脱胎漆器

     对漆艺的自然性、时间性、身体性、物性的认知,却只有在当代哲学和当代艺术的视野中才得以照亮。若单纯从工艺、技术的范畴上看,漆艺的手工性因不如工业化生产“进步”,必然被淘汰,也事实上被淘汰。对漆艺的当代艺术价值的再认识,并且注意到中国、楚地,还有这样一笔伟大的文化遗产,是湖北美术馆开创的。2009年拉开中国当代漆艺热潮序幕的“中国当代漆艺‘造物与空间’学术提名展”的序言中,傅中望馆长写道:“在当今新材料、新技术、新观念堆砌的生活空间里,漆器似乎已成为人们对昔日典雅生活的追忆,成为博物馆的陈列品供人欣赏。然而,当我们把漆器艺术放在当代文化语境中观照时,无论是造型、材料、技术、装饰都有着极大的拓展空间,以及面向当代转型的可能性。”随后,2010年该馆又举办了第一届“大漆世界: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迄今已办三届,影响广泛而深远。这是在当代艺术的现场。2012年,湖北美术学院在原来“漆画”仅作为一种壁画艺术材质媒介传授的基础上,将“当代漆画”纳入学科建设。这也是一件开创性的工作,涉及到对当代设计和当代艺术整体的、前瞻性的把握。作为设计家,许奋院长却将“漆画工作室”建立在壁画系。这个决定意味深长,可谓深谙中国艺术史、当代设计和当代艺术的妙着——同类院校是将漆艺纳入设计系课程。作为实用美术,当代设计面向的是当代社会的设计需求,运用设计软件乃至3D打印等设术,设计艺术要求站在当代技术的前沿,运用“新材料、新技术、新观念”,它必然是前卫的、进步的,某种意义上。漆艺按其固有范畴纳入工艺美术,在学理上没问题,但是作为淘汰的工艺,在当代设计中可能更多地只是一种怀旧,起到加深设计学科背景的作用,在现实中,可能沦为一种地方特色、奢侈品,因不在“大道”上,前途有限。系主任叶庆着力于漆艺课程“量”的加大与“质”的提升,并建立相应的工作室、实验室,让古老的髹涂进入壁画与综合材料绘画专业教学,这正是“把漆器艺术放在当代文化语境中观照”,预期了大漆工艺“面向当代转型的可能性”。漆艺的上述特性(时间性、身体性、物性等)与当代艺术的前沿观念可谓不期而遇——“步漆而语”成为我院举办的首届湖北高校漆画展的主题。

姓名:陈丹丹

作品名称:《無》

材料:大漆 苎麻布

姓名:李梦敏

作品名称:《船》

尺寸:30×30×95cm

材料:大漆、木胎

姓名:戴燕怡 

作品名称:《嶂》

材料:大漆 箔 螺钿 漆粉 纸片

姓名:田伟聃

作品名称:《隐语密言》

姓名:杨用娟

作品名称:《霓裳系列1》

尺寸:30cm×30cm×49cm、30cm×13cm×37cm

材料:大漆、脱胎

姓名:刘幸运

作品名称:《境象》

尺寸:80×30×35cm、60×45×80cm、120×50×45cm

材料:大漆、麻布

姓名:杨用娟

作品名称:《霓裳系列2》

尺寸:22cm×22cm×40cm、40cm×00cm×16cm

材料:大漆、脱胎

     学术框架的重构(对艺术史范畴的创造性改变)才是关键的,剩下的只是过程。但是这只是从宏观的角度上说。这种学科层次的理念的创新,不仅需要具体的教学、艺术创作去实现,同时还面临着若干理论问题。涉及到壁画自身的历史、现状,以及漆画作为壁画最新子学科的耦合。在艺术史上,壁画是诸种绘画的源头,与建筑、环境艺术结合紧密。但在当代艺术中,壁画的地位很微妙。在某种认知中,壁画是一种边缘、综合艺术,没有国画、油画、水彩等画种“纯粹”,因为壁画创作涉及到经费、场所、甲方意图以及物质、技术条件等,超出了艺术家创作的个人性。也正因为如此,当代壁画仍然与唐代吴道子、与文艺复兴时代的大师们保持了一种延续的关系。在现代艺术史上,创作壁画的机会往往会造就一个艺术家的代表作,比如毕加索的《格尔尼卡》,以及米罗、里维拉等艺术家的壁画创作。壁画是在合作、受限的情况下完成的,要么是大师,要么只是完成订件的人,乃至“临时壁画家”的技术团队。壁画与丝网版画的处境相似,也面临着找到专业“自性”的问题。当代艺术观念既为壁画这个画种带来了困惑,也带来了机会。当代艺术对媒介性的重视,对场所、空间、语境、受众的敏感,都可以在壁画的历史中找到依据。当代壁画的创作已不仅是“画”,早已成为一种壁上制作,因此它又与浮雕、壁挂、装置产生了交叉。也正是因为壁画媒介的多样性和制作性,乃至作为装置脱离墙面,漆艺才可以纳入当代壁画。

     经由这个思路,壁画专业建构下的漆艺,是当代艺术,不应该被“壁”字和“画”字所制掣。因为壁画自身也装置化了。作为“画”,容易被现代绘画的“个人性”所局限,漆画应该大胆、坦然地接续伟大的壁画传统的“非个人性”。“非个人性”并不等于没有个人风格。风格是一个比个人性更高级的概念。具体到漆画来说,大漆工艺中的皮相的高贵、沉厚、宁静等器物的感觉,以及恩惠、沧桑、时间性、身体性和空性等感觉,在当代观念语境中就是艺术本身。绘画的图像性反而是次一级的概念。由于漆粘难画,髹涂过程的时间性很显著,而这恰好是抽象艺术的特点。媒介性、物性、时间性、抽象性,这些都是当代艺术前沿的关键词,学院建制下的当代漆艺,能够同时接收当代壁画、装置、抽象艺术及漆艺自身传统的观念和方法。

姓名:李雨珊

作品名称:《迷线》

尺寸:80x60cm,60x60cm,60x30cm

材料:大漆

姓名:刘幸运

作品名称:《叶·语》

材料:大漆、脱胎

姓名:程琪

作品名称:《我与她她她》

材料:漆画

     但也不等于说一定要画成抽象风格。具体的艺术创作是复杂的,抽象主义作为现代图像学的主流,也经历过复杂的观念演变,与写实主义、表现主义等,既有内在的关联,也有决定性的断裂。非深入学理难以一蹴而就。运用大漆画具像作品,难以达到油画的丰富的体积感,但可以利用大漆的特性表现大开大合的平面及过渡,唐小禾、程犁1987年为荆州博物馆创作的大型磨漆壁画《火中凤凰》就是成功的范例。磨漆画多用黑漆磨光,呈现出宝石般的乌亮光泽,《火中凤凰》整个画面明快深沉,完美地表现了凤凰涅槃的过程。在这件占据了三面墙、总面积达90平米的作品中,二位艺术家运用象征和表现手法描绘了七只造型奇异、富于楚文化浪漫精神的凤鸟形象,三面墙构成一个连续的、内在精神的叙事,皮道坚称之为“生命的自在、自为、自由”三阶段。唐小禾和程犁的壁画创作紧接着1979年的首都机场壁画,1981年完成的陶板壁画《楚乐》使他们成为湖北当代壁画的代表人物。他们对壁画材料、形式语言、楚文化艺术遗产的自觉研究和继承,以及对当代艺术格局中壁画家身份的探索,具有启示性。他们也是最早注意到、并成功地实践了大漆工艺的当代艺术可能性的壁画家。唐小禾作为我院壁画系的创始人,已提早30年为漆画工作室创造了典范作品。当然,文化语境已有很大的差异,作为新成立的工作室的艺术家,历史、人生、艺术经验都不能与上世纪80年代厚积薄发的唐小禾比,那种草创的大气,令后来者难以企及。从参加“步漆而语:首届湖北高校漆画展”的作品看,这些年轻的艺术家们根据各自的兴趣对漆艺的当代艺术可能性展开某种专题研究。许奋也兴致勃勃地参与到漆画创作中,乐于与年轻人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始——在技术上大体是一致的,但还是透露出一种均衡、饱满的气象。两幅漆画,一幅利用大漆的平面性和流体粘性表现枯荷,另一幅运用有限的漆色在植物的装饰性和光影深度之间游走,用碎蛋壳造受光面。谭大利现阶段专注于对大漆的工艺及媒介性进行研究。他的两幅黑画实际上是漆工艺的装置,用画的形式制作出来。纱布的横向折叠,圆凸面涂漆用手指磨光——这种功夫的行为性。视觉效果像上漆排列的小树干,折痕之间积瓦灰,粗糙的灰面与光亮“树干”的对比,另有一部分让浓漆自然干形成的皱缩肌理。黑色单色画的大气感觉。谭大利的媒介意识和工艺自觉对于当代漆画具有建设性,惜乎用纱布折叠形成的图像表现性不够,显得有些机械。他似乎一开始就是一位反绘画性的、注重方法的观念艺术家。蒲美合是一位用大漆、瓦灰、木粉、螺钿等漆工艺材料创作的抽象画家,从她的取题看,她的抽象画是有主题意境的,卵石状、卷席状的面和有韵味的细线,用色到位,画面单纯、唯美。粉、灰材料的肌理感觉,偶尔点缀的螺钿具有一种灵性,个别细节流露出女性身体的意识。郭天天先用瓦灰在木板上造出不规则的方格,再在上面髹涂,她的漆色是自己调配出来的,焕发一种高档、时尚的感觉,可惜作品小了,但是又与这种时尚、玲珑的感觉相匹配。她的作品的主要价值在于配制的色,而且大胆地只用单色,让我想起五十年代的欧洲天才画家伊夫.克莱因调制的超验性的国际克莱因蓝。孙鹏用大漆画“水墨”作品,树、草等“笔墨造型”却是画在包括汽车等物品的一个垃圾场上,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的张力在孙鹏的艺术中是悲观的,他需要解决这个问题:让二者各归其位。但用大漆等制造水墨效果不失为有趣的尝试。顺着他的思路想的话,水墨何尝不也垃圾化了?那么大漆呢?如果让大漆也归位——它的高贵、宁静,能否给这位悲观的艺术家以安慰?

     在这个展览中,同学们的作品实在是太丰富,令人眼花缭乱,但多半还在漆工艺和相关材料的尝试阶段——探索的兴奋,心机别具的灵慧,艺术天性的流露让人感动。其中也不乏有一定力度的作品,在此略过不提。

李建春

戊戌七月廿六,藏龙岛

参考文献:

方勤:《远近:秦与西汉漆器特展》(省博漆器特展致辞),同上

皮道坚:《时序为心——当代漆艺的时间维度和时间品味方式》,同上

张颂仁:《髹饰文明》,同上

-END-

责任编辑|徐代星月

图片来源|壁画系

文字来源|壁画系李建春老师

文字编辑时,点击左侧模板/图片,就可以插入到文字中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