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微乐】“麂”字咋念 |母亲做的腊肉咋不那么好吃了

2019年02月27日 纺织案例 230 views

一家人都被“麂”字难住了 

●咫尺天涯

“啥(麂)皮?这个字念啥?咋样打出来?”妞宝举着手机让我看。

“念第四声lu吗?”我有些迟疑。

“肯定不是!你还自诩为文艺女中年呢。”这是被鄙视了?

两人一顿埋头苦查:“哦,是念第三声ji(音同几)。”到底妞宝棋高一着,百度查出了读音。

可我咋还是打不出来这个字呢?正在继续查找,却见微信对话框里妞宝已飞速发出了“麂皮”两个字,而孩子爹神回复的“米皮?”几个字,一瞬间,险些笑晕了我俩……他也不认识“麂”字。

而我也才发现,正解原来是“麂皮绒”,所以单单用拼音打“麂皮”是不会默认出来这个字的。赶紧重新写了“麂皮绒清洁液”用微信传过去。

“你们话题转得也太快了,刚刚才发了信息要我买凉皮,这会儿又发过来个我不认识的字,我还以为是买米皮,打错了字了呢!虽然这个字我也真的不认识。”孩子爹抱怨道。这是把“不会”当“理”讲呢?

哈哈,一家三口,一个在读大学生、两个大专生毕业,竟然统统被一个“麂皮绒”的“麂”字难住了。

这笑话,也真是让人醉醉的啦!

孩爸脑子里想的是吃的

母亲做的老腊肉

●文人墨客

母亲熏的腊肉外黄内红、红润鲜嫩,吃在嘴里香绵津长。小的时候,由于家庭贫困,我只能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母亲熏的腊肉。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我家条件渐渐好转,想吃母亲熏的腊肉却只能在梦中了。因为我工作在几千里外的新疆,那时交通不是很便捷,实在想吃就在信里跟母亲唠唠。

这几年,随着快递迅速发展,只三四天的功夫我就能吃到母亲熏的腊肉,母亲给我寄的时候,还用真空塑料袋包装起来,让我吃的满脑子乡愁。

今年春节,我回家过年,早在腊月门我就给母亲打电话。母亲在电话里高兴地答应着:“好,好好,妈就知道你好这一口,一定给你多熏点腊肉。”

回到家,母亲知道我馋腊肉,就美美地做了四五道腊肉菜,当我喜滋滋地夹了一口腊肉炒香菇,在嘴里品了又品,嚼了又嚼,怎么也吃不出一丁点儿妈妈的味道。后来我又吃了另一道腊肉炒三鲜,刚吃进嘴里实在忍不住吐了出来,最后我把筷子往一旁一放,对母亲说:“妈,腊肉咋做得这么难吃?”

“难吃?”母亲愣了一下惊讶地说:“怎么会?这跟我以前做法一样,不可能变味……自接到你的电话,这肉还是妈亲自去选的。”

“不信您尝?”我给母亲夹了一块腊肉说。

母亲吃了一口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她笑着说:“这味挺好啊,很地道。”

“味道是不是重了一些?”我提醒母亲说。

母亲这才把我的话当回事,她沉默了十几秒钟才说:“其实,妈做的一直很地道,自三年前你工作后,每次打电话过去,不是你请客就是你被请,妈做的味道未变,只是你的生活质量提高太快了……”

是啊!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不知不觉中,嘴也变刁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