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疯狂的石头“玉石”为什么会疯狂

2018年12月15日 纺织案例 170 views

炒作市场是典型的买涨不买跌,追涨资金的蜂拥而入进一步加剧了“石头的疯狂”。

"乱世黄金盛世玉”,这是自古就有的投资智慧。

在过去20年间,玉石由于其滋润可爱,可玩可赏的特点,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其升值潜力更是吸引了无数玉石爱好收藏者追捧,玉石再次成为收藏热点,其价格也一路疯狂上涨。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珠宝玉器年产值超2000亿元,中国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翡翠玉消费市场,中国人在玉石上的花费和投资几近疯狂。

令人担忧的是,面对珠宝翡翠投资炒作的轮番上演,玉器收藏已经失去其丰蕴的历史特性,成为一种简单的致富手段。

失控的玉石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国内实业投资疲软,股票债券投资又极其不稳定。富裕的中国人杀入了翡翠原材料市场,稀缺而又保值的珠宝玉石原料成为中国人的投资首选。

“先是炒高国内的各种软玉,然后是翡翠、碧玺、红蓝宝、祖母绿等。”业内专家、珠宝鉴定师李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一些有机宝石、半宝石也成为炒家、收藏家竞相追逐的宠儿。

玉石背后的投资价值带动了这个市场的火热,也使得玉石在市场炒作中逐渐失去原有的文化底蕴。李专说他对目前玉石市场的态度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兴”。“现在的玉石市场已经完全失控。”

李专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正因玉石的价值难以评估,在玉石盗窃、诈骗等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的定罪量刑遇到不少尴尬。近年来,利用玉石犯罪的案例并不鲜见,而且呈愈演愈烈的趋势。

最为典型的是今年3月深圳曝出的中国网贷诈骗第一案。这是一起由温州商人郑旭东精心谋划的翡翠投资大骗局,涉案金额高达7亿元。涉及受害者人数之多,吸金数目之大,让人触目惊心,其支撑点却是翡翠惹的祸。

年近古稀的胡先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2013年9月,对翡翠市场一无所知的胡先生听说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下称中华文交所)的投资平台很挣钱。他把房子低价卖了100多万元,全部投入,炒卖该机构推出的翡翠投资产品。

类似这样的翡翠资产包,中华文交所共上市发售了9个,将每个资产包的权益份额按照1元人民币1份进行等额拆分,由投资者申购及交易。而这些翡翠通过机构鉴定、专家评估、打包上市交易被炒至7亿元的高价,刷新了翡翠诈骗有史以来的新纪录。

另一方面,众多官员也开始利用玉石的鉴定难、犯罪定性难大肆受贿,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就是一位典型的玉石贪官。

2013年6月,经中央批准,中纪委对倪发科立案调查。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

在倪发科受贿的玉石中,有数据统计的玉石价值近千万。资料显示,2010年上半年,倪发科受贿玉石手把件,价值16万元。2011年5月份,他收得一个带木底座的玉摆件、3个手把件、2个玉挂件、2条籽料手链,价值共约50万元;当年6月,倪发科再次收得20多块籽料,总价约100万元。 2012年5月,倪发科玩得更大,大大小小的料总价达到350万。

赌石那点事

随着玉石市场的火爆,带动了许多人一夜致富的侥幸心态,赌石致富刺激着新一代人玉石爱好者们的神经。赌石指的是凭运气与眼光进行玉石原石交易,其中尤以翡翠为最。近年来,随着楼市萎靡,以善“炒”著称的温州人,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缅甸及国内的赌石活动中。

“一个疯子买,一个疯子卖,还有一个疯子在等待。”这是对眼下赌石热的最生动描述。

“业内都说赌石‘十赌九输’,但一旦成功,一件几万元的玉石原料可能瞬间令人身家千万甚至上亿。”从事玉石生意多年的张女士说。正因如此,赌石令人癫狂。近两年来,赌石之风已经蔓延到国内,成了一种“投资时尚”,全国各地纷纷都推出专场赌石活动。

缅甸公盘是由缅甸政府举办的翡翠原料拍卖会,每年都会吸引世界各国成千上万的珠宝商,其中80%以上是中国人。在今年3月的缅甸公盘上,温州人展现了自己“财大气粗”的一面,很多三四十岁的企业家,从房地产、煤炭等行业跨行而来,他们并不懂行却热衷赌石,千万元的原石也敢不眨眼地拍下。据业内人士介绍,翡翠原石在开采出来后,都包裹着一层风化皮,翡翠的质量必须切割打开以后才能知道,因此赌石交易风险极大。

记者通过多方接触,暗访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富二代”李先生。5年前,李先生在一位朋友的引见下,花费上千万从缅甸千里迢迢买回一块超大的所谓翡翠原石。结果,经国家玉石检测中心的专家鉴定,只不过是很普通的貌似翡翠的一种石头,没有任何收藏价值。

据李先生介绍,目前许多赌石者都像他一样,仅凭头脑发热就一头扎进这个水太深的行业,导致许多人血本无归。

李先生透露,他认识的一位女企业家,过去经营一家较知名的餐饮企业。2010年,该企业家在朋友的介绍下,陷入赌石不可自拨,最终钱财散尽,家破人亡。

“在经历和目睹了几次这类事件后,我彻底退出了赌石。”李先生称,赌石风险实在太大,不懂行的朋友还是少碰为妙。“眼下赌石基本上等于撒钱,好石头其实早在缅甸就被人买走了,根本轮不到你。”而国内的原石交易会炒作成分大,更加剧了赌石风险。

迷失的玉石文化

针对失控的玉石市场,著名收藏家、古董鉴赏家马未都曾公开表示:“这个社会一定病了。”在他看来,玉石收藏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狂热于经济利益,一些人收藏玉石走入了非理性的歧路,完全忘了玉石投资的文化追求。”

“赌石也好,利用玉石犯罪也好,背后的原因都是玉文化的迷失。”

“君子藏玉,意在规范自己,传承后人。收藏玉最重要的是传承文化,传承文明。”李专有着几十年收藏经验,他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收藏并研究玉,对玉文化有深入的研究与思考。

“综观今天的玉收藏现象,有个误区不容忽视:多数人并不了解玉文化。”李专说,现在绝大部分卖家停留在夸奖自己的玉好而索要天价的层次上,而买家藏玉也多抱有如炒股的心理,期待赚上一大笔钱。

他说,这种不正常的市场现象正在释放出警报信号:我们为什么要收藏玉?

“所谓收藏,简单地说,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收集、保存起来,传承下去。”

据考古资料显示,玉一直伴随着中国人的生活,它寄托着代代中国人最美好的情感。玉文化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世界上,没有其它哪个国家的人像中国人这样钟爱玉、赏鉴玉千年不衰。”李专曾经查阅 《辞源》《辞海》,“关于玉的2000多个词条中,没有一条是贬义。比如亭亭玉立形容女子身材细长,玉树临风形容男士风度潇洒,琼楼玉宇形容富丽堂皇的建筑物,还有金车玉辇、玉液琼浆、玉尺量才等,都是褒义词。”

“玉怎么和石头分离的?玉文化是怎样形成的?”在李专看来,“玉外圆内方,温润内敛,都属君子美德。而石之美声,则喻君子光明磊落。玉和人的生命一样,是自然天成的,世界上没有两块相同的玉,它的不可复制性,不可再生性,使它成为了珍品。”

疯狂炒作

玉石收藏变质的背后,是市场的肆意炒作。

李专表示,近年来在投资意愿和炒作游资的双重推动下,翡翠玉石价格已经坐上了“直升机”,到了“疯狂”的地步,几何级飙升的玉石价格,并不能掩饰其中的泡沫。

据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数据显示,近期一些“天价”玉石交易引人关注。如记者了解到,4月8日,新疆阿克苏市玉石收藏家塔依尔·玉素甫要卖价值2亿元和田玉,即日将运往上海进行拍卖。据悉,这块重达1160千克的籽料石包玉(和田羊脂玉级别),广州、北京的拍卖公司起拍价为2亿元。

“玉石随市场逐年涨价是正常的,但范围应该在15%~30%。”李专说,玉石价格疯涨的背后,除了玉石本身价值、投资渠道多元外,疯狂炒作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如今,炒房被限制,黄金涨跌不定,风险增大,资金充足的投资者开始转向玉石等投资品,游资的介入直接推动价格暴涨。”

据李专透露,目前或有上千亿元的游资进入了艺术品市场,其中包括和田玉、翡翠、黄龙玉等原本小众的小盘投资品种,被数以百亿计的资金“围攻”,玉价只能应声而上。炒作市场又是典型的买涨不买跌,追涨资金的蜂拥而入进一步加剧了“石头的疯狂”。

“实际上,玉石价格疯涨的背后,最大的推手还是快速兴起的炒作之风。”李专分析道,纵观近10年来,黄金、白银实际需求量基本是稳定的,但投资需求却翻了几倍,而且近期被疯狂炒作的白银,其全球实物供求仅占1%,其余99%都是金融衍生品在为白银定价。“所以近年来玉石暴涨也遵循了相似的规律,而且炒作更为‘凶猛’,主要依靠投资需求和投机资本来不断推高价格。”

李专表示,如今玉石炒作虽然方兴未艾,但其中风险不可小觑。“在炒作的市场中,拥有话语权的人是庄家,庄家操纵价格并从中赢利,盲目参与者很容易受到伤害。”

北京的刘先生十多年前开始收藏玉石,他说,虽然这些年通过玉石收藏确实获利不少,“但一般人只能以喜爱为目的藏石,如果以获利为目的参与炒玉,风险极大,因为真正稀有并有收藏价值的玉石,动辄百万元以上,价格并非一般人能负担;而一般市场在炒的玉石,只不过在泡沫累积过程中击鼓传花,随时都可能出现泡沫破裂、无人接盘的情况,非常容易被套牢,所以我现在已经退出这个圈子了。”

专家提醒,玉石在投资方面有个相当大的风险——难脱手。一般来说,玉石变现渠道很少,而且玉石品质价格千差万别,估价尚且很难,而个人投资者想要售出玉石变现更是难上加难。“作为个人收藏者,买了玉器以后,非常难卖出,玉石没有‘回购’渠道。”收藏专家宣家鑫说,没有变现“门道”的投资者只能将手里的玉石当作一种“心理安慰”,实际没有投资价值。

除了伤及普通的藏玉者、投资者,玉石暴炒伤及的还有爱玉者和整个行业。李专说,玉石主要是承载一个时代的技艺和文化,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文化价值和物质价值应该是玉石收藏者的真正诉求。“而现在玉石被暴炒,能读懂并消费玉石的人很无奈,也让整个行业很无奈,艺术大师也要面临无玉可雕的困境,玉石文化价值已经被扭曲。”

“而利用玉石的投机者既不是真正的消费者,也不是真正的收藏家,他们只是让玉石疯狂的始作俑者。”李专表示。

赌石 : 暴富暴穷一刀间

“神仙难断寸玉”,说的就是玉石的不可捉摸性。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赌石是一种极端的玉石收藏方式,它的极端主要体现在“赌”上。

目前社会资金投资渠道收窄,股市、矿产、房产都成了重灾区,而资源稀缺的珠宝玉石行业则再一次被看好。据了解,近十年来,高端翡翠价格上涨了400-500倍,中端翡翠上涨了几十倍。翡翠迅速蹿红,带火了另外一行——赌石。

赌石又叫翡翠原石,是指翡翠在开采出来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方能知道质量。一般仅从外表,并不能一眼看出其庐山真面目。即使到了科学昌明的今天,也没有一种仪器能通过这层外壳很快判出其内是“宝玉”还是“败絮”。

在解石头(赌石行里把开石头叫做“解石头”)的一刹那,玩家的心情可以用坐过山车来形容,一刀下去,有可能倾家荡产,也有可能一夜暴富。本文的两位主人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生动地诠释了这句话的内涵。

四百万打了水漂

每天上午八九点钟,任立全都要早早地来到他的赌石店里。他说早上是人的一天中头脑最清晰、精力最旺盛的时候,而一大早与石头(后称石头均指翡翠原石,即赌石)对话,与石头交流也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一个习惯。他痴迷赌石,每天除去吃饭睡觉都在和石头打交道。

任立全有件传家宝,一直没有离开他的案头和枕边。这件宝贝是一块石头,一块让他百感交集的石头。

1998年,任立全还在园林单位上班。因为工作的原因,他认识了一帮推销苗木的商客。商客们告诉他,小孩脖子上戴的那个特值钱的绿牌牌是从一种石头里面开出来的。任立全听完这话跟中了邪似的,工作也不正经干了,带着一颗一夜暴富的心跑到南方解石头。

现实是残酷的,任立全不但没有一夜暴富,反而在随后的两年里面解垮(解出来的并非宝玉,而是一块顽石)了足足400万元。

“十赌九输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

400万元打了水漂并没有让任立全收手,固执的他起誓一定要把石头研究透。

“我就不信我从这里面开不出宝来!”

任立全带着这份决心,来到了缅甸,一待就是四年。

一次偶然的机会,任立全在云南的一座边境城市认识了一位老大娘。朋友介绍,这位老大娘家有几块从老场淘出来的石头,任立全兴奋地前往观看。

“当时看见这块石头,心里头特别特别高兴,心里说总算见着一个绿的了,而且种水还特别好,挺高兴的,就花了十万块钱把这块石头给买下来了。”

任立全按耐不住激动地心情,立马找圈内人士鉴定。

欲望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经鉴定,这块石头的皮是假皮,绿色也是后做上去的。抛光过后,这块石头显现出了原来的本色——皮薄、黄色。这块石头的场口是仿做大马坎的水石,并且是新场料,这种料只能看,不能切,切开以后,里面全是筋裂,其市值只有区区300元。

这块石头虽然只值300元,但是在任立全的心中却价值千金。他要用这块石头时刻提醒自己和身边的朋友,赌石有风险,入手需谨慎。

两万秒变六百万

赌石是一种极端的玉石收藏方式,就像跷跷板的两端,有人损失惨重,有人一夜暴富。陈锦元属于后者,他要比任立全幸运得多。

1990年,陈锦元到内地投资,买了几块地盖厂房,由于这几块地位置都不是很理想,最终他把自己的钱都赔光了。

此后,他尝试过很多行业,意图东山再起。直到1996年,有一次他在广东看到了一块特别难看的翡翠毛料,凭借着多年的经验,他觉得这是一块好料,值得一赌。

不巧,有人捷足先登以3万元的价格购买了这块玉料,切了一刀后里面成色果然不错,那个买家转手以3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陈锦元。买到手后,陈锦元又将玉料切了一刀,里面翡翠的砾色、水透都非常好,他将这个玉料以10倍的价格出手,卖了300多万元,转手赚了270多万元,做生意赔的钱基本上都赚了回来,他就这样靠着一块小小的石头东山再起了。

陈锦元初尝赌石的甜头,兴奋得不能自已。或许,“福无双至”这句成语用在陈锦元身上并不合适,不久,他再次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

一次偶然的关系,他在某矿区看到了一块重达1吨的玉料,多年一直无人问津,很多来矿区挑选翡翠毛料的专家、行家和赌石的人都看不上它,觉得它不是一块好料,不会出好东西。但陈锦元却觉得这是一块好料,由于跟矿区老板熟识,他仅仅花了2万元就买下了这块石头。

买回来以后,他迫不及待地切了一刀,令人惊奇的是玉料里面翡翠的质地、水透、成色都非常好,是一块难得的好料。

听说出了这样一块好料,商家纷纷上门求购,最后经过了几轮谈判,一家公司以600万元的价格购得了这块翡翠毛料料。后来,这家公司用这块料生产出的翡翠艺术成品卖了3000多万元。

赌石攻略及注意事项

赌石的核心在一个“赌”字上,有人说选对一块好料是“三分靠运气,七分靠技术”,可见技术对于赌石的重要性。

赌石赌石,赌的就是一刀下去解开的是美玉还是顽石。翡翠毕竟稀有,好的翡翠就更不必说了,这么说来赌石能赌中优质翡翠的概率是非常低的。虽然概率低,但并不是没有规律可循。

北京方庄赌石行负责人苏凯告诉记者,赌石主要通过擦、切、磨三种方法来判定皮子里面石头的质地。

首先要擦石,这是一条古老的法则,效果好又安全。若部位没有找准就下刀切割,会把绿色“解”跑。很容易赌输。擦原石主要看雾、底和色,有了擦口就可以打光往里看,就可以判断绿色的深度、宽度以及浓淡度。擦原石顺序为:一擦颟,二擦枯,三擦癣,四擦松花。擦原石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到真正的绿颜色。

其次是切翡翠原石,行话说“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输或赢的结论要待把原石剖开之后才能认定。有些赌石商人,只要擦石见涨,就转手出让,让别人往下去赌。因为继续擦或是动刀切割,风险将会更大,涨与垮只在丝毫之间,可见切石是非同小可的。下刀切石要找准部位,一般从擦口或颟上处下刀,还可以从松花或顺裂纹处下刀,当切第一刀不见颜色时,还可以切第二刀、第三刀,“一刀穷,一刀富”就是这个道理。

另外还有磨石,即抛光后把透明度完全表现出来,这样能看到它的“色”或“水”。磨石有两种赌法:一是暗赌,石头一点都没有擦切的痕迹,也没有自然的断口;二是半明半赌,石头上有敲口、擦口或是小缺口,能够看到一部分石种的颜色或底水,但是还有其他部分仍是未知数,有较大可赌性。

玉石收藏有句行话叫“神仙难断寸玉”,说的就是玉石的不可捉摸性。裹着一层风化皮的翡翠就更难判定了,如今多高超的技巧,多先进的科技都很难判定一块翡翠原石到底是美玉还是顽石。这种不可捉摸性也增加了赌石的投资性和娱乐性。赌石的娱乐性更多的是体现在“赌”的方式上。

赌石常常是以赌色为主,赌正色。此外,还有赌种的,种要好,种要老,种要活;赌地张的,就是赌其地张细密,有水,干净;还有赌裂、赌雾、赌是否有癣的。赌好是很难的,因此人们说“十赌九输”。

赌中的概率低并不仅仅是因为石头千变万化,不可捉摸,还因为出翠率高的石头已经被人挑走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块原石挖出来往往要经过矿山老板、挖矿人、职业赌石人、公盘商、中间商等几轮筛选之后才会流通到普通消费者的手中,赌涨的可能性已大大降低。

小编建议大家,赌石前应对赌石的产地、场口(所谓场口就是开采翡翠原石的矿址,缅甸翡翠产地共分六个厂区:老场区、大马坎厂区、小场区、后江厂区、雷打场区、新厂区,每个场区又分许多场口,其中有名有姓的场口近百个)皮、色、种、水、裂进行全面地了解,做到有的放矢,多看少买。

“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玩赌石。”苏凯说,“要同时具备闲钱(花费在赌石上的钱不会危及到日常生活保障)、闲时(有闲暇的时间研究赌石的技巧和对赌石进行全方位的了解)、较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因大起大落对身体和心理造成损害)等三方面的因素才可以适当地玩玩。”

苏凯强调:赌石要理性,要适可而止。

赌石虽易,暴富不易,且赌且珍惜。

“炒闹”的玉石江湖

八卦新闻里一出现某明星的花边新闻,往往就预示着该明星要出新作品了。娱乐圈的这种手法我们已经耳熟能详了,不管明星出的是正面新闻,还是负面新闻,耳边总是会极配合地听到:嘿,又要开始炒作了!

事实上,炒作不仅存在娱乐圈,玉石圈同样不乏各种话题,而且呈愈演愈烈的趋势。被称为“玉石之王”的翡翠更是处在这股旋风的中心。

近年来,国内经常会有动辄上亿的翡翠惊现市场。翡翠到处,民众莫不心向往之,争先恐后地想一睹这天价物件的尊容。这个江湖热闹了起来,从原料开采和交易,到加工制造,再到终端销售,各路人马和资金充斥着每一个环节。翡翠市场的“造富效应”非常明显,各路人马表露出了对翡翠前所未有的狂热。

接力炒作天价翡翠

4月7日,在香港苏富比“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春季拍卖会上,来自传奇名媛芭芭拉•赫顿(BarbaraHutton)旧藏之天然翡翠珠项链以2.14亿港元(2744万美元)天价成交,经7名投标者历时20分钟逾40口叫价之激烈竞投后,由一名电话投标者夺得,这刷新了翡翠首饰的世界拍卖纪录。

天价翡翠的接连出现已经让观众们感到些许麻木,以前还能想象一下,而现在连想象的勇气也没有了。天价翡翠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一路飙涨的价格。

据业内人士介绍,从2000年开始,翡翠价格便一路高涨,尤其是最近两年的涨幅更是惊人,让许多业内人士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据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资料显示,从2000年到2009年,翡翠价格平均每年涨幅约为18%,2010年至今涨幅更是超过30%。而华夏典当行高级典当师邢宏宝强调,在这其中,高档翡翠的价格上涨幅度更大,有的甚至翻了几百倍还多。

究竟是什么魔力让翡翠如此“疯狂”?业内人士指出,从原料开采和交易,到加工制造,再到终端销售,各路人马和资金都充斥着每一个环节,翡翠市场的“造富效应”非常明显。

2013年6月27日,在缅甸内比都,时隔一年之后,翡翠公盘再次开盘。据了解,一块名为“7947号”标的翡翠原石,起拍底价5800欧元,最终成交价却是108.9999万欧元,足足暴涨近18700%!公盘中所有翡翠原石的价格都是始料未及地疯狂飙涨。

据了解,缅甸翡翠公盘就是由缅甸政府组织的拍卖会,以前正常情况下一年开盘三四次。缅甸公盘可以说是翡翠原石唯一的来源,公盘上翡翠原石的成交价格就是整个翡翠市场的风向标。

对于翡翠价格上涨的原因,北京著名玉雕设计师邹京东认为,缅甸矿山禁采是最重要原因,这有资源保护的可能性,也有炒作的嫌疑。其实,每年缅甸政府都在炒作,搞这种小动作。

这种小动作更多地表现在传言上。

市场传言缅甸帕敢等地翡翠矿藏遭大量挖掘,储量将尽,这一说法一度导致香港等一些地区翡翠价格飙升。

资料显示,缅甸翡翠矿藏产区主要分布在东经96度至97度,北纬25度至26度,总面积大约3000平方公里。其中,人工开采以及靠现代化机器设备开采的总面积只有约400平方公里。因此,还有大片可能存在翡翠矿藏的区域没有进行过开采,而对于翡翠矿藏资源将枯竭的说法,很多缅甸玉石专家认为这更可能出自商业炒作。

缅甸玉石专家杨钏玉表示,对于翡翠矿藏资源枯竭的传言来说,是因为有市场的因素。有一部分是市场需求真实的反映,有一部分是商人的炒作。

除了传言助推翡翠价格疯涨外,嗅觉敏锐的资本市场也想来瓜分这块蛋糕。

从事玉器生意20多年的广东揭阳铭牌玉器总经理林超铭从2004年开始,每年都去缅甸公盘。他发现,大量资本正在以非常迅猛的势头涌入翡翠行业,每一趟都有10架包机来回。“现在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以前都是行家才去,现在不懂的也去,只要有钱他都去。”

数据显示,2011年缅甸首届翡翠公盘参加人数超过1万人,交易金额超过200多亿元人民币,均创下历届之最,最高价的一块翡翠原石超过3亿元人民币。业内预计,此次翡翠公盘价格上涨,可能将带动终端翡翠价格上升30%—50%。

不少经营翡翠生意的商人坦言,2011年缅甸公盘的价格高得“不可理喻”。华夏典当行高级典当师邢宏宝认为,如果原石价格不那么疯狂,成品价格不会涨得离谱。华夏典当行高级典当师邢宏宝分析,除了有炒家抬高原石价格之外,好的翡翠资源越来越少,翡翠成品销售商惜售也是导致翡翠价格急剧攀升的一个重要原因。“商家也不愿意把好的东西随便卖出去,因为卖出去后,再找好货就困难了,所以会标一个高价。”

如果您认为这就是炒作的全部人马,可能要让您失望了。

最近,大批的贪官下马让我们看到了我国政府反贪腐的决心坚定。贪腐的方式千千万,不法商人为了和官员达成“权钱交易”,挖空心思给官员送礼。这个“礼”在以前是黄金、白银、香车、豪宅,但是这种行贿方式太易暴露,太危险,同时也充满了铜臭味,所以已经慢慢推出了历史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玉石字画、周鼎宋瓷。这种行贿方式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雅贿”。

一位落马贪官是这样形容“雅贿”的,“我也知道这是权钱交易,但玉石、字画比现金高雅、文明、隐蔽,披上爱好的外衣,更能掩人耳目,懂的人知道你有这爱好,不懂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价钱。”

在中部某省开建筑公司的罗先生更是深谙“送礼之道”。为了拿到项目,他不定时送一种特产石头给官员,然后再声称该石头入选了“奇石展”,要“租”过去展览。而在展会上,有人看中了这个石头,“花50万买了”。

不法商人想使用官员手中的权利为自己办成点事,变相地通过玉石行贿。所送之玉,皆为玉中精品。

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高端玉的价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